raydaliostory

ray dalio story


需要指出 的是,如果只看企业当下的盈利和相应的 市盈率,就得出美股估值过高的结论,显然是不合适的,因为疫情严重损害了企业的利润,使得后者明显低于正常水平,而大举反弹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反过来,那些过于乐观的分析师们的话, 也一样不可信,毕竟在 疫情爆发前,市盈率就已经处在 令人侧目高点了, 断言这样的高点将成为今年乃至明年大涨的 起点,当然不能 令人信服


  好在,耶鲁大学经济学家席勒(RobertShiller)等人提供了一种更加有效的工具,即可以排除短期因素影响的周期调整市盈率(CAPE)。


  也许您认为 轻仓浮动单能获利?其实 有很多问题,止损多少?大止损?据统计,止损较大且止盈较小的轻仓,获胜率可以达到90%,但是一旦碰到大型单面 市场的浪潮,您 就会采取相反的做法。


  这单一的损失将是非常大的。


  即使止损如此之大以至于总是 不可能执行,那么单边很大,走了几年市场就没有回报,在此期间该如何操作?在等吗我见过一个朋友,做USD/JPY,有一个单人漂流单,5年了,最后损失漂回去了,还自鸣得意,我无语了。


  我问他您是否考虑过时间的浪费?您考虑过通胀吗?这种商品是要刷存在的,不是要实现 财务自由,用这种方法不可能实现财务自由。


  当然也有一些选择,例如“布里奇沃特基金”也是大型资本的浮动单身,几乎是所有的市场购买者,分散风险,然后浮动单身。


  但是达里奥是一位宏观 大师,他对美联储的 预期,国民息差,债务水平很清楚,他对全球资产类别达到预期的可能性非常清楚,因此他也是基于上述研究和判断的基础。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