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currency

zoom currency


关于 加息,Michele认为,从 2023年中开始,每隔一次 利率决议美联储就将加息25个基点。


  安联顾问 穆罕默德- 埃里安(MohamedEl-Erian)也表示,美联储公开承诺要等待数月的时间以观察 通胀压力是否加剧,从而使自身陷入了困境:“美联储没有像加拿大央行最近那样谨慎地 踩下刹车,而是继续助长最宽松的金融状况。


  市场的泡沫和过度冒险将伴随实际和预期的通胀上升。


  最终,美联储可能被迫猛 踩刹车 有可能破坏本应持久的 包容性复苏。


  ” 拜登共和党议员讨论 基础设施 计划愿意 做出让步: 美国总统拜登与六位共和党 参议员举行会议时表示,愿意在其 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上做出妥协。


  这些参议员已经强调了了与拜登存在的重大分歧,但表示或许有可能达成协议。


  不过,共和党内部普遍反对拜登计划的规模以及为其支出计划提供资金的增税方案。


  “今天共和党人将了解美国总统对达成基础设施协议是否是认真的,”与会的密西西比州联邦参议员RogerWicker周四早些时候在推特上表示。


  “我们的会议有一个真诚的方案在桌面上,我们 准备好与总统和我们的民主党同事合作。


  ” 通过梳理2003年1月-2006年1月美联储 货币政策声明,我们有以下三点发现: 第一,美联储关注CPI和核心CPI,对通胀看法的 变化非常渐进,而且明显与 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分。


  化美联储对通胀的看法经历了“通胀下行可能性高于 上行——核心消费价格上涨不明显——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通胀率相当低,资源使用也不充分——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潜在 通胀预期相对低——通胀和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通胀压力继续上升但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的渐进变化,且这种表态的变化与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存在滞后性和低相关性:美联储始终在关注和探讨CPI(PCE)和核心CPI(PCE)的变化,而非与商品价格更为直接相关的短期PPI变化。


    第二,供给约束可能被视为对 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


  在对于经济的讨论中,由供给因素引起的油价上升实际上 阶段性被美联储视作一个对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因为成本的抬升会对中下游构成成本端压力,从而抑制企业支出和经济扩张。


    第三,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始终在综合考虑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且两者间存在关联。


  在对货币政策的考虑和风险评估层面,美联储也在考虑综合考虑经济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并且通胀被视为资源是否得到充分利用的一个指征,并不孤立于经济,因而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遵循了以下脉络:“经济疲软风险—通胀过低、通胀下行风险——物价稳定的风险趋于平衡——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的上行和下行风险大致相等”。


    综上,商品价格上涨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之间的逻辑关系并不直接,一方面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并没有扭转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不直接体现为美联储认知中的通胀高企,因而并不直接助推美联储收紧政策。


  在经济复苏的初期,经济恢复的情况可能是更为关键的影响因素。


    观察不同政策阶段的资产价格表现可见,美股在不同阶段均呈现上涨表现,但是随着货币政策边际收紧,道琼斯工业指数相对纳指的相对表现在改善; 美元指数并没有显著改变 弱势;美债收益率在宽松阶段下行,在维持阶段和加息周期中均有所上行,而在加息阶段上行幅度反而低于维持宽松的加息预备阶段。


    最后,我们仍然强调,美联储政策由宽松转向正常化可能带来短期冲击、带来美元指数反弹,但并不必然改变美元指数的弱势周期。


  以2003-2006年为例,美联储加息周期都没有显著改变美元的弱势。


  美元指数是一个相对关系,对应的宏观情景可能在于,虽然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是依据美国强劲的经济基本面,但是如果海外经济同样强劲甚至好于美国,则美元指数仍将回归弱势。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