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kramertwitter

jim kramer twitter


在这种 预期下,大型 市场 参与者报告最终 公布之前不会采取观望态度。


  他们会提前行动,开始抛售美元兑其他 货币


  现在,如果实际的 失业率 数据符合预期,那就是9.0%。


  作为一个外汇交易员,当你看到这个数据时,你会想:/好吧,数据真的很糟糕,现在是 做空美元的时候了!/然而,当你准备在交易平台上做空美元的时候,却发现市场并没有完全按照你想象的方向发展。


  这是因为大的机构参与者在报告公布前已经调整了 仓位,报告公布后,他们已经选择了获利了结。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这个例子。


  但这一次,想象一下,实际公布的失业率为8.0%。


  市场人士 原本预计失业率将上升至9.0%,但最终公布的数据显示失业率下降,这表明美元将走强。


  在你的图上,你会看到美元将全面大幅上涨,因为大的市场参与者之前并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由于报告已经公布,而最终公布的数据与之前预期的数据大相径庭,所以他们都想尽快调整自己的仓位。


  由于挂钩货币 掩盖实际汇率风险, 借款人获得了 看似/便宜/的外币贷款,但很少考虑 瑞典克朗也会贬值。


   1992年,为了在 动荡国际形势下维持汇率,政府实施了新的 税收制度以鼓励储蓄,并出台了更严格的 货币政策


  正如 世界卫生组织担心的那样, 印度第二波 疫情已经蔓延到其邻国,整个 东南亚地区都陷入了危机之中。


  其中,不丹和尼泊尔的 确诊 病例数不断攀升, 老挝泰国也已经被波及。


  据外媒报道,东南亚地区的疫情加速蔓延主要是由于更具传染性的 突变株出现跨境传播,比如最初在印度发现的B.1617变异株,现在已经被追踪到印度以外的地区。


  世界卫生组织近日公布了一份正在密切关注的10种突变株的名单,这份名单今后一段时间将受到各方重视。


  世卫组织表示,只有确定了突变菌株的感染力,才能制定下一步预防措施和治疗方法。


  外媒统计的数据显示,和印度一样,老挝、泰国等南亚、东南亚国家的医疗系统也已经无法承受病例数量的激增。


  老挝卫生部长上周向国际社会寻求购入新的医疗设备和防疫物资,因为其新冠确诊病例数在一个月内增加了200倍。


  近日,欧洲央行公布了为期6个月的 数字欧元咨询案意见结果,积极为发行数字欧元做准备,日本央行也正式启动了 数字货币试验。


  数字货币研发呈现加速态势。


    随着数字化趋势的不断扩大,经济运行模式、社会分工架构、产业组织边界逐步改变,将从需求端重构金融服务模式,并对金融基础设施产生深刻影响。


  货币与支付的数字化就是其核心要素之一。


  就各国情况来看,数字货币演进呈现出3条路径,即私营 加密数字货币、民间 稳定币、央行 法定数字货币(CBDC)。


    私营加密数字货币是基于数字原理,通过特定的算法产生的,如比特币、以太坊等。


  稳定币由民间组织发行,拥有价格稳定机制,具有一定的“准公共性”,本质上仍属私营加密数字货币范畴,如脸书公司发起的数字货币便属此类。


    最具有“公共品 属性”的是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国际清算银行将其划分为 零售型和批发型。


  其中,零售型CBDC又可分为基于账户型和基于 通证(可流通的加密数字证明)型两类,都面向所有个体和公司发行,可以广泛用于小额零售交易;批发型CBDC则基于通证、面向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用于金融机构之间的大额交易结算。


  因此,前者的本质是数字现金,后者则是创新型支付清算模式。


  目前,多数央行的CBDC仍处于研究或测试阶段,极少数国家已经落地发行。


    通常来说,货币基本职能包括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等。


  就此来看,私营加密数字货币的“货币属性”很弱,更多是作为“另类资产”,绝大多数被认为尚未纳入监管而风险巨大。


  民间稳定币兼有一定的资产属性和货币属性,由于其试图承担货币职能,预期将会迎来更加严格的监管。


  CBDC则不仅仅是简单的“法币数字化”,而是试图在其中嵌入分布式账户或其他非传统技术。


  客观来看,近年来各国零售支付的便利程度不断增加,诸多央行的快速支付系统建设进展明显,CBDC短期内可能仅作为一种补充性的支付手段。


    未来数字货币能够跨境支付吗?多家央行对此高度关注,比如中国人民银行已与泰国央行、阿联酋央行等联合发起了“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 探索CBDC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


  不过,考虑到各国技术、规则、监管标准的差异性,短期内解决各国支付系统的互操作性矛盾并不容易。


    我国的央行数字人民币具有双层运行、可控匿名等特点,相关创新尝试走在全球前列。


  未来预计会更多着眼对国内零售支付体系的补充,兼顾跨境零售支付探索。


  此外,也可依托国际组织来发展跨央行合作,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有特别提款权(SDR)基础上,打造数字人民币参与、新技术支撑的eSDR或dSDR。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从账户到通证、国内到跨境、零售到批发、支付到贸易投资等,当下一次次测试,将为未来货币创新与市场选择奠定坚实基础。


  

0 Comments